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 txt-第兩百九十四章 ‘森林王’劈斧螳螂(二合一)鑒賞

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
小說推薦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精灵世界的底层训练家
哗!!
看到褪去的精灵潮。
祝庆村的居民们立刻欢呼起来。
所有人的目光,都时不时地扫向那面带温和笑容,穿着与他们有所不同的青年。
已经没有人再对夏彦这个外来人有任何的怀疑了。
不管他是从哪里来的,身份是否重要,他在祝庆村面对危险时挺身而出的行为,他指挥中路战斗人员的镇定,他救下珍珠队队长珠贝的果断,面对头目首领音箱蟀时的战术表演,都让祝庆村的人认可了夏彦。
一起扛过枪的友谊,足以抹平很多不必要的猜忌。
星月组长带着一众组长、副组长以及队长,来到了夏彦的面前。
身为调查组的组长,星月对夏彦的态度也有所改观。
虽说她依旧板着一张脸,但夏彦能够明显感觉到,星月看向他的眼神之中,少了几分审视,多了几分认可。
当然。
星月还不至于和普通的居民一样完全信任夏彦,她还是比较理智的。
只不过她现在已经不排斥接纳夏彦成为祝庆村的一员。
“夏彦,谢谢。”
星月还没说话,旁边的珍珠队队长珠贝就笑眯眯地开口表达了谢意。
眨巴着的如同蓝宝石一样璀璨的眸子中,带着浓浓的好奇。
夏彦抱着索罗亚,只是笑着默默摇头。
“虽然我依旧无法对你有百分之百的信任,但在马加木队长回来后,我会向他如实汇报你做的事情,并希望他能够同意你留在村子里。”
星月的话,相较于珠贝就显得要刻板生硬很多。
但她把一切放到明面上摊开说的方式,倒也没让夏彦升起什么不好的感觉。
她的性格是难接触了点,不过至少人不坏。
其余的组长和队长,也逐一和夏彦友好地打了招呼。
比如说建筑组组长一头蓝色披散长发的女孩茶花,金刚队的队长,一个笑容阳光的青年刚石等等。
夏彦点点头,转而问道:“马加木队长不在?”
“时空裂缝出现,马加木队长孤身一人去调查了,为了不让村子里的人担心,所以并未宣扬。”星月如实说道。
难怪发生怪物围城这么大的事情,身为银河队的队长以及祝庆村的实际管理者马加木没有现身。
如果马加木在的话,那只头目首领音箱蟀对马加木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。
星月继续道:“本来上次野生精灵袭击才过去不久,我和马加木队长都认为这次袭击会再间隔一段时间,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。”
要不是有夏彦在,这次祝庆村恐怕会损失惨重。
这句话她并没有说,但想要表达的就是这么个意思。
所以夏彦才会一下子就获得了那么多祝庆村居民的认可。
当然。
夏彦却不这么觉得。
马加木能力还是有的。
倾国妖宠
他虽然独自离开了村子,但他也是留了以防万一后手的。
就比如说一个藏在普通后勤组中,看起来并不是很起眼的一個老头。
所以其实就算夏彦不在,祝庆村抵挡下这次袭击,问题也不大。
不过夏彦没有说出口,反正这次好处是被他给捡了。
“打扫场地。”星月环顾一圈后说道。
大部分的野生精灵都逃走了,其中也有一些原本失去了战斗能力,后来慢慢恢复意识的。
也有一些精灵直接就在战场上失去了生命。
但也有一些,只是陷入了昏迷。
而这些精灵,经过特殊的训练,就有可能成为能够与祝庆村居民和平共处的精灵。
精灵球这东西,在祝庆村还是比较稀有的。
不少副组长甚至是组长都没能配备足够的精灵球。
“那只音箱蟀”
星月看向夏彦。
这是夏彦打败的,是他的功劳,理论上音箱蟀的处置权归夏彦所有。
夏彦瞥了眼那只满脸憋屈,倒在地上的音箱蟀头目首领,体型似乎正在慢慢恢复正常,不过就算这样,也是天王级的精灵。
不过他还是摆摆手,“星月组长你处理吧。”
闻言,星月感激地看了他一眼。
这么一只音箱蟀,如果训练得当,将会成为祝庆村不俗的有生力量。
但她还是说道:“我会连带着你做的所有事情,合计出一份清单,换做村子的功勋,允许你去仓库兑换你所需要的东西。”
等的就是这句话。
夏彦想要的,就是祝庆村的各类镇宝,特别是那些原本是要给五只‘王’的镇宝。
“我都可以。”
“奇怪。”
这是,金刚队的队长,帅气的刚石抵着下巴,出声道。
“怎么?”
星月以及几名组长看向他。
“马加木队长去调查裂缝了没出现很正常,怎么警备组的组长贝里菈也没来?她应该是最喜欢战斗的了啊。”刚石若有所思道。
星月表情不变,缓缓道:“我之前抽空问了警备组的成员,他们说贝里菈只是说出去巡逻了。”
但因为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,星月也没有功夫去关心贝里菈跑哪去了。
“那个.”夏彦咳嗽了声,举了举手。
待到众人的目光投来,他才说道:“我刚来村子的时候,和拉苯博士遇到过贝里菈组长,她带着几名组员出去了,说是农田那边有情况。”
闻言,星月脸色猛地一变。
“这个时候离开村子”
“难怪农耕组的组长菜华也不在。”
“呜~”
夏彦怀里的索罗亚,忽然竖起耳朵,朝着村子大门的方向望去。
雪白之中夹杂着些许绯红的毛发翻着波浪。
夏彦也顺着它的目光望去。
眼睛微眯。
笃、笃、笃
远远的,细微的马蹄声由远及近。
只见。
一个模样非常狼狈的女人,正趴在一匹疾驰的烈焰马上,正朝着祝庆村的方向迅速赶来。
伴随着的,还有细微的轰鸣之声。
“那是贝里菈组长吧?”
夏彦指着那个方向。
几人望去。
“她受伤了。”建筑组组长茶花道。
“快叫杵儿准备好。”星月赶忙道。
杵儿是医疗组的组长,拥有精湛的医术,不论是对人类还是对精灵,也是祝庆村后勤保障最重要的人员之一。
说罢,星月就准备上前迎接。
但被一只手拦了下来。
是夏彦。
就见他带着无奈道:“星月组长,组织大家准备迎战吧。”
“嗯?”
轰隆隆
那细微的轰鸣声,逐渐变得明显。
紧接着。
他们就看到,在贝里菈的烈焰马之后,是密密麻麻的黑点。
正越过祝庆村外的第一座山头,朝着这边迅速靠近。
地上跑的,天上飞的,一个个都铆足了劲。
很显然。
刚刚击退的那群围城的野生精灵,仅仅只是一支先锋部队,这次来的这一批,才是野生精灵真正的主力部队。
而在这群野生精灵的正前方,那最惹人瞩目的,是一只全身披着金光的凶戾精灵。
这金光,就和夏彦之前战胜的那只冰岩怪王一样。
它的整体轮廓就像是一只巨大的螳螂,只不过身体由一块块锋利的岩石拼凑而成,不论是躯干部分,还是肢体部分。
而最令人胆寒的,就是它双手末端如同斧子一样的狰狞结构。
硕大的岩石斧头,不仅锋利而且沉重,普通人类如果挨了这斧子一下,估计身体会直接断成两截。
就算是体质特殊的精灵,如果没有获得足够的锻炼,在面对这巨大的岩石斧子时,也不会好受。
看到那群野生精灵,星月等人虽然面色沉重,但至少还能保持镇定。
可在看到这只身披金光模样狰狞的螳螂时,所有人却都变了脸色。
“‘森林王’劈斧螳螂!”星月艰难的吐出了这个名字。
五‘王’之一的‘森林王’。
夏彦之前就怀疑,这不断围城进攻的野生精灵,就是受到了某只强大精灵的驱使。
其中居住在黑曜原野上的五‘王’之一的劈斧螳螂,就是他最大的怀疑对象。
现在看来。
他猜的应该没错。
珍珠队队长珠贝俏脸骤变,脸上带着难以置信,“菊伊呢?”
菊伊,是珍珠队的场长,和之前夏彦遇到过的滨廉一样,而她负责照顾的‘王’就是眼前这只劈斧螳螂。
现在劈斧螳螂堂而皇之地带领着一大群野生精灵突袭祝庆村,身为照顾劈斧螳螂的菊伊却没有传来任何信息。
不管是渎职还是遇难了,身为珍珠队队长的珠贝脸色都不会好看。
“快!所有人一级戒备!还有后勤组赶快去仓库拿森之镇宝!”
星月第一个镇定下来。
尽管面色依旧难看,但作为临时主心骨的她,谁都能乱,就她不能乱。
“来不及了。”
夏彦摇摇头,阻止了他们前去拿镇宝的行为。
这些‘王’的镇宝可都是好东西,用一点少一点。
他夏彦早就把目标之一锁定在了这些镇宝上。
况且,以现在劈斧螳螂的状况,就算投掷镇宝,也只是给它恢复体力,而无法让它完全冷静下来。
“之前在纯白冻土,滨廉场长也试图用镇宝让冰岩怪王冷静下来,但没用的。”
“不一定,或许能够让‘森林王’冷静下来。”
星月还是有些不太愿意相信。
“如果有用,菊伊场长也就不会没有半点消息传来了。”夏彦又道。
闻言,星月以及一众组长、队长,有些手足无措。
对于现在祝庆村的居民来说,他们和各只‘王’之间维护关系最好办法就是镇宝。
一旦镇宝失去了作用,那
如何平息‘王’的暴怒?
“而且,我觉得这一次次袭击村子的野生精灵,很有可能就是这只劈斧螳螂驱使的,只要能够打败它,这次的围攻就有很大概率会退去。”夏彦讲出了自己的猜测。
“你想镇抚‘森林王’?”
星月眸光直直地看着夏彦。
夏彦眨了两下眼睛。
我有说过吗?
但星月很快摇了摇头。
“伱的精灵已经很疲惫了,而且‘森林王’不同于‘雪原王’。
‘雪原王’冰岩怪本是性情温和的精灵,暴怒只会让它无法完全发挥出实力。
但‘森林王’本就是所有‘王’中性情极易暴怒的精灵,拥有非常强大的破坏力,现在的它只会变得更加恐怖。”
更加恐怖吗?
夏彦摩擦着下巴,望着那只迅速靠近,金光灿灿劈斧螳螂。
可它身上携带着“玉虫石板”啊。
而且,同为虫系精灵,大针蜂从它身上能够获得的好处,想必比在冰岩怪王身上获得的好处更多吧?
见夏彦虽然不说话,但眼神却蠢蠢欲动,星月忍不住再次提醒道:
“而且‘森林王’携带‘精通种子’,这件道具会让它能够自如地在迅疾与刚猛之间切换,非常难对付,你不要冲动。”
精通种子?
能够让精灵的招式在迅疾与刚猛之间自由切换,那不是也非常契合大针蜂?
夏彦眼里的意动更加明显。
星月下意识地抓住了夏彦的手臂。
诧异地望着他。
这人是有问题吗?
怎么她越说‘森林王’的强大,就越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?
星月浑然没有意识到。
此时的‘森林王’劈斧螳螂,在夏彦眼里。
不仅仅是个移动的经验库,同时还是一座移动的宝库。
“玉虫石板”、“精通种子”,想要镇抚它冲动越来越强烈。
“星月组长,村里所有的‘蛀球果’都搬来了。”后勤组的人搬着一想散发着特殊清香的果子来到前线。
蛀球果:能让吃了的精灵,行动变得迟缓。
乍一看就像是某种被剥了皮的树果,散发着能够引诱精灵的清香。
本来这玩意是准备给第一批袭击的野生精灵的。
但因为夏彦的介入,没来得及用。
现在正好用来对付这群被劈斧螳螂带领而来的野生精灵。
可惜。
相较于对面的精灵数量来说,还是太少了。
但这已经是制作组连夜赶制出来的所有“蛀球果”了。
星月点点头,“听我命令,随时准备投掷。”
轰鸣声越来越近。
不过在劈斧螳螂它们靠近之前,还是载着警备组组长贝里菈的烈焰马率先抵达。
“贝里菈!”
星月等人赶忙搀扶住了这位村子里最喜欢战斗的女人,此时她的模样却是非常狼狈,警备组的服装上也布满了一道道割裂的痕迹,汩汩的鲜血倒是在火焰的灼烧下已经结痂。
贝里菈强撑着精神,抓着星月的手,努力道:“菜华、菊伊,都受伤严重,我、我要去救他们.”
但是很显然,说完这句话后,贝里菈就直接一头栽进了星月的怀里。
医疗组的杵儿带人抬着担架,立刻把她运到了后方临时搭建的医疗棚。
而贝里菈所传来的消息,无疑是给众人本就沉重的心頭,再次蒙上了一层阴霾。
农耕组组长菜华,珍珠队场长菊伊,甚至是其余的组员、队员,都情况非常不好。
可他们却抽不出人手去救援。
因为现在,祝庆村本身就面临着随时可能覆灭的危险。
星月不得不强行按捺下心裡的沉重。
示意她的那只可以“瞬间移动”的凯西去寻找队长马加木。
如果在短时间内找到,说不定还来得及。
如果找不到.
她看了眼身后没有战斗力的普通居民。
就只能選择转移了。
只是可惜了他们这么些年,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祝庆村。
但只要人还活着,就一切都有希望。
“我来安排一下任务,这次肯定比较沉重和危险,但既然大家相信我们,让我们担任组长、队长,我们也要肩负起责任。”
“首先,珠贝、刚石你们两个带着所有人对付头目,至于说‘森林王’.”星月咬咬牙。
她怕虫子,但这个时候她已经不得不站出来了。
“还有夏彦,你比较厉害,也有指挥能力,就负责嗯?夏彦呢?”
星月忽然一愣。
环顾一圈众人后,发现夏彦不见。
“夏彦大人要干嘛?!”
“夏彦大人这是做什么?”
身后传来各组战斗人员的惊呼。
星月朝着劈斧螳螂冲来的方向望去。
夏彦居然自顾自地朝着来势汹汹的野生精灵群走了过去,神色从容。
而在他的身边,除了之前的那几只精灵外。
还出现了一只翅膀上带着金色雷光的大针蜂,以及手里拿着汤匙神色平静的胡地。
“他去干嘛?”星月喃喃道。
珠贝的眼里的小星星更多了,甚至已经隱隐转变成了崇拜。
“他好像是要去镇抚‘森林王’!”
星月:“.”
和着她之前说了那么多提醒的话,都成了无用功?
但此时的夏彦却已经不管他们了。
因为他身边的精灵。
开始了“争吵”。
大针蜂:它是我的。
胡地:上次那只就是你的,这次该我了。
坚盾剑怪:两位大哥,给小弟一次机会,我也想学大姐头。
烈焰猴:见者有份。
索罗亚:那啥带我一个呗?
ps:今日份1.2w!感谢“笑倚小楼”、“哈欠寒”两位大佬的万赏求月票嘤嘤嘤